最高法重审科龙电器顾雏军案

时间:2018年06月13日 08:30直播已进行3小时12分

简介去年底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消息,人民法院将再审顾雏军案。今年6月13日,此案将正式开庭重审,最终结果将如何?

分享到:

直播

刷新

13:56 06月14日

[审判长 裴显鼎]: 请姜宝军的辩护人发表辩护意见。

分享  |  评论

12:44 06月14日

[原审被告人 姜宝军]:我从一审开始表示,王大庆是不会欺骗老板,不管政府怎么决定,后来怎么胡说,怎么对公安机关说,将6404万说成是6300万。我非常清楚的知道,6300万元到扬州格林柯尔1300万元到江苏南京格林柯尔贷款,5300万给江西格林柯尔。格林柯尔是一个法人,仅顾雏军是股东,但不是只有顾雏军一个责任人,这个钱都是公司使用。这个钱究竟是什么、来龙去脉怎么样?我真的不知道。我不说了,完毕。

分享  |  评论

12:44 06月14日

[原审被告人 姜宝军]: 我为什么在公司有这么好的口碑,大家可以查。这份协议书王大庆确实没有签字。大家可以看到,6300万元财务记录写的是“其他的营收款。”当初他们想拿这个款项作保证,记录是12月30日。如果是股权转让,应该是设立为股权,增加项目是对外投资,这是财务的常识。9月22日清楚的写的“其他的营收款”,然后又转到了长期投资里面。7月29日的时候,我感觉王总信任我,借我这个款项,让我不要抬价。王大庆实际上没有这个东西,我心里对不起他。

分享  |  评论

12:44 06月14日

[原审被告人 姜宝军]: 我平复下情绪后继续陈述。

分享  |  评论

12:43 06月14日

[审判长 裴显鼎]:姜宝军,是否需要由辩护人代你陈述?

分享  |  评论

12:42 06月14日

[原审被告人 姜宝军]:王大庆的律师提出来,科龙和格林柯尔外面有不少传闻,他们担心款项不能返还怎么办,当时股权转让协议已经签订好了,标的额是1.2亿元,就说让我作保证,我说做不了主。原来是先打款后提货,后面是先提货再打款,任何一个公司,如果负债运营,不仅是科龙,包括知名的冰箱行业都会轰然倒下。当时就跟谭荣伟打电话,转让扬州机电的股权作抵押担保,问他可不可以,他说有风险就拒绝了。(声音哽咽)

分享  |  评论

12:42 06月14日

[原审被告人 姜宝军]:关于第三项罪名,挪用资金罪。之所以判我挪用资金罪,就是我不该把借款协议书在顾雏军那里要回来。当时科龙在扬州做了很多投资,在扬州亚星客车下了很大的功夫,跟扬州亚星客车的人比较熟,大家还算比较倾斜支持科龙和格林柯尔,我跟王大庆当时关系比较熟,顾雏军与扬州市政府的领导谈定了借款,借款协议书也是当着市政府的领导起草、签署、盖章的,我只是按顾雏军的指示办理手续。

分享  |  评论

12:41 06月14日

[原审被告人 姜宝军]:我于2004年才开始担任首席财务官,在此之前我自始至终都没有负责过财务工作。一、二审认定我有罪,用了很多证人证言,没有书证。如果检察机关说我有罪,要拿出书证,在压货销售单、财务报表上均没有我的签字。我没有参与,不负责所有的销售工作,也不负责财务报表和审计工作。现在判我有罪,只是为了完善证据链而已。我自己一直都是坚守道德底线的,我也不说了。

分享  |  评论

12:41 06月14日

[原审被告人 姜宝军]:当时我不是首席财务官, 2004年7月才转为首席财务官。行为的组织者是谁,诸位已经非常清楚。当时他们要为刘先生推卸责任,找一个替罪羊,就找我而已。关于第二个罪名,刚才陈有西律师和顾雏军已经说了。我就说其中的要点。因为我当时在科龙从来不负责公司财务报表工作、审计工作。我担任科龙的总经理也只是负责生产采购。我不负责销售部门、营销部门。我们生产是生产,销售是销售,是分开的。在一、二审的书证及一审法庭的庭审中,都已经表明的非常清楚,所有的财务报表工作都是由李志成来负责审计工作的组织、配合,财务核算、财务报表的编制,都是由李志成总负责的。

分享  |  评论

12:40 06月14日

[原审被告人 姜宝军]:如果说法庭认为这1.87亿元的转款或者还款有罪,那么可以认定我有罪。如果不能认定1.87亿元有罪,就不能认定我有罪。是否有罪还是由法庭来认定。以我当时的职位我不可能是组织者。一、二审庭审期间,顾雏军供述已经非常明确的表明,谁是这次款项的操作者。我只是拿了法人章,这个法人章只有顾雏军和刘从梦可以调取。刘从梦让我拿章去给财务人员转款,但怎么做,转几次,我都不知道,转款用途我也不清楚。一审法庭判我有罪的时候,说的是:一、姜宝军是组织者;二、姜宝军是首席操作官;三、他应该知道目的,所以我有罪。

分享  |  评论

12:40 06月14日

[原审被告人 姜宝军]: 其中有一段时间兼科龙公司的总经理,还有一段时间负责审计检查部,在我主管期间曾经处理了很多科龙内部违背公司规定的事件,也包括极个别销售人员或者分公司经理不规范的一些操作。我在一审法庭时也曾提醒法庭去调取审计检查部留存的文件,科龙内部从来不允许违背公司营销规定,或者跟经销商有不当行为,我为此得罪过很多人。接下来开始我的辩护。刚才陈有西律师说了罪名不成立的。我本人涉及到1.87亿元转款,实际上是科龙还格林柯尔的借款,由于格林柯尔急需还借款,时间是在2002年5月14日,也就是说科龙当时已经进入了生产营销旺季。为什么要在借出去还要还回来,因为科隆生产需要资金。

分享  |  评论

12:39 06月14日

[原审被告人 姜宝军]: 尊敬的审判长,我们拼死抗争,才争取到了今天属于正义的曙光。所以接下来我发言的时候希望不要被打断。昨天我向法庭提交了质证意见,至于我的辩护意见和2008年2月5日的意见依然是一样。在我辩护之前说明一点,2001年底我加入了科龙,开始我是财务组长,直到2004年7月份,投资并购时我才担任首席财务官,主要的职能是三项:审查财务支出、负责财务预算、投资并购。

分享  |  评论

12:38 06月14日

[审判长 裴显鼎]:下面由原审被告人姜宝军自行辩护。

分享  |  评论

12:29 06月14日

[辩护人 陈有西]:这种资金调配,在股东基本重合的私营企业集团内部,互相拆借行为,在中国大量存在,非常普遍。如果这都按刑罚追究,既违背社会现实,也违背立法保护所有者权益的法理。因为这实质是绝对控股股东调动自己的钱,没有损害局外人利益。情节显著轻微,也不应以犯罪追究。更何况本来就有权利收回自己的借款。因此,2.9亿元部分,认定为挪用资金罪,事实和定性均是错误的。真正性质是格林科尔系公司向科龙系公司收回了部分借款用于注册,然后三天后又再次借给科龙系公司使用,不是挪用资金。

分享  |  评论

12:28 06月14日

[辩护人 陈有西]:退一万步说,不去考虑科龙欠格林科尔数亿可以合法收回的事实,法院坚持判决书中的观点,6月20日,天津格林柯尔分两笔划出各4亿元,共8亿元,至扬州格林柯尔的验资账户。在扬州格林柯尔注册成立以后,6月23日至25日,以江西科龙分五笔转入科龙电器2.5亿元。这样,占有资金的时间也只有三天和五天。用途只是用于集团公司内部的验资,没有任何风险,没有任何获利。从广东科龙冰箱到江西格林柯尔,再到天津格林柯尔,再到扬州格林柯尔,走账也一直在银行,没有用于任何经营,用三、五天验资后即完整归还。

分享  |  评论

共26页 < 2 3 4 5 6 7 8 9 >

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