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重审科龙电器顾雏军案

时间:2018年06月13日 08:30直播已进行3小时12分

简介去年底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消息,人民法院将再审顾雏军案。今年6月13日,此案将正式开庭重审,最终结果将如何?

分享到:

直播

刷新

15:20 06月14日

[原审被告人 严友松]: 感谢。我特别清楚的记得,刚到科龙不到一个星期,顾雏军刚拿到新名片就说这是最有价值的名片。公司违反行政法律、法规的地方,采取行政纠错措施后,我们改正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动用公安公权力。科龙是一个上市公司、是一个好的企业,地方政府要保护民营企业。当年,顾雏军要做世界的冰箱大王,我们有巨大的生产潜能,还有国外订单,这样的企业家不应该被保护吗?应该被抛弃吗?当年对科龙公司的非法立案,导致科龙的巨大危机。在这次审查中,还原了多少真相。

分享  |  评论

15:01 06月14日

证据展示

分享  |  评论

15:00 06月14日

证人出庭

分享  |  评论

14:59 06月14日

[审判长 裴显鼎]: 下面由原审被告人严友松自行辩护。

分享  |  评论

14:59 06月14日

证据比对

分享  |  评论

14:59 06月14日

有专门知识的人出庭

分享  |  评论

14:58 06月14日

庭审卷宗

分享  |  评论

14:58 06月14日

原审被告人。

分享  |  评论

14:57 06月14日

[辩护人 张友学]:第四,本案不具备社会危害性,增资到六个亿是工商局的错,有责任或者危害结果也是工商局造成的。发生在首次验资后的行为没有构成虚报注册资本罪的可能性,缺乏主观故意和客观危害性。顾雏军、姜宝军、张细汉三人均不构成虚报注册资本罪。请求撤销一、二审判决,改判原审被告人无罪。

分享  |  评论

14:56 06月14日

[辩护人 张友学]:第三,没有证据证明张细汉参与相关转款行为。因为证据就是七个人的证言,证据无法确认哪些人参与了转款。张细汉的陈述也是没有其他行为,只是送了印章,但是他只有保管权,没有审核批准用印权。没有职责,就不应当承担刑事责任。原审还认为张细汉是组织者,但未提供证据证明其是组织者。原审还认定张细汉对于盖章有责任,也缺乏说理。现有证据不能证实张细汉有虚报的故意。只因其保管公章及盖章行为即认定其构成犯罪,理由不能成立。

分享  |  评论

14:56 06月14日

[辩护人 张友学]: 第二,只有增加注册资本才能变动资本数额比例。无形资产9亿是一个整体,要减少到20%以下,只能通过增资33个亿,达到45个亿总资产。原判将第二次验资前的行为视为首次验资行为是完全错误的。因为这个时候公司的注册资本已经确定,不能再变更了,不存在后续的行为还是初始的行为的情况。工商局的变动应该由工商局承担责任,不能让本案的原审被告人来承担。本案应视原审被告人没有故意。

分享  |  评论

14:56 06月14日

[辩护人 张友学]: 发表四个辩护意见。第一,虚报注册资本罪发生在涉案公司顺德格林柯尔初始登记的首次验资之后,注册资本无论是出资数额还是出资结构,不经过特定的程序,是无法变动的。原审被告不存在触犯虚报注册资本罪的可能性。虚报注册资本罪只能发生在两个时间点前:公司初始设立登记的首次验资之前,设立之后增加资本之前。本案发生在首次验资之后,按照道理来说,不应该认定为虚报注册资本罪,现在原判的依据是说先领执照后办手续。主要是无形资产过高,且有降低无形资产占比义务,第二次验资视为第一次验资的部分。顺德格林柯尔进行的首次验资,股东没有虚报任何事实,申报的注册资本没有任何虚报成分,只是存在无形资产中比例过高的问题。虚报注册资本罪只是出资真与假的问题,与出资比例没有必然关系。

分享  |  评论

14:55 06月14日

[审判长 裴显鼎]: 请张细汉的辩护人发表辩护意见。

分享  |  评论

14:37 06月14日

[原审被告人 张细汉]: 主要问题交给我的律师辩护。我就针对二审判决第105页中张细汉具有犯罪故意进行辩解。保管合同专用章,不必然等于具有犯意,我保管章和具有犯罪故意之间没有必然联系。保管不等于我一直持有。公安抓我时,章在陈长备处,具体什么时候移交陈长备的,我不记得了。认定我构成犯罪,没有人证、书证等证据佐证。我经常出差,很多事情由下属代办,别人有我的门钥匙。有时刘从梦通过电话要求提供公章,还有其他情况。事实上,我就是送一个章去顺德而已。我非常冤屈。

分享  |  评论

14:37 06月14日

[审判长 裴显鼎]: 下面由原审被告人张细汉自行辩护。

分享  |  评论

共26页 < 1 2 3 4 5 6 7 8 >

热评